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陈东辉:保险与再保险公司|中国金融实务课堂【II】——中国金融机构与金融前沿

2021年03月15日

2021年3月15日晚,《中国金融实务课堂之二——中国金融机构与金融前沿》第三讲云端开课,本次课程由瑞士再保险中国区总裁、清华大学保险与风险研究中心硕士生导师陈东辉老师担任讲课嘉宾。 

“保险行业最大的挑战是获取消费者的信任。所以保险行业一定要真正做到以客户为中心,承担起社会责任,这样社会和消费者才会信任我们,保险行业才能长期可持续发展。”陈东辉老师结合从业经验,给同学们细致地分析了疫情对保险行业的影响,以及中国保险业未来的增长空间和推动因素。

1616380919477084156.jpg

疫情对保险行业的影响

“就全球保险行业而言,我们预判疫情会造成800亿美金左右的损失。我们瑞士再保险银行已经赔付和预估未来要赔付的总额度在40亿美元左右。”陈东辉老师说,“但是新冠疫情对于中国保险行业的冲击基本已经过去了。”

保险行业损失的主要原因是客户营业中断和利润损失,包括餐馆、航空公司、酒店在内的许多企业会买营业中断保险,由保险公司负担停业期间的损失。 

但是这些损失对于保险行业而言是在可承受范围之内的,因为保险行业的作用就是承担突发事件风险。真正的冲击来源于疫情后的低利率环境,这导致保险公司的投资收益基准回报下滑,为了保证整体收益,保险公司被迫增加前端业务费率,也就是说,未来保费会上涨。 

从积极的方面来看,新冠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保险行业的发展,因为灾害事件往往会带来民众保险意识的增强,从而刺激行业发展,尤其是互联网保险得到了爆发式增长。 

中国保险行业的三大增长领域

中国保险市场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保险市场,中国的保费目前大约占全球的15%,瑞士再保险研究院预测在30年代中期中国会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保险市场。全球平均保费规模占GDP比例是5.4%,日本、意大利在8%左右,而中国只有3.6%,所以中国的保险行业至少还有50%的增长幅度。 

1616380965239003488.jpg

在保险方面,全球经济体还展现出一个共同规律,国家人均GDP在1万美元向2万美元增长过程中,保险行业将进入高速增长阶段。因为贫困国家的民众买不起保险,富裕国家的保险市场则已经饱和。而中国恰好处于人均GDP从1万美元向2万美元转变的阶段,中国的保险行业将会迎来蓬勃发展。

而自然灾害险、健康医疗险和商业养老保险正是保险行业三大细分增长领域。 

在自然灾害险方面,比如1992年美国安德鲁飓风造成265亿美元损失,其中保险行业承担了155亿美元,极大减轻了家庭、企业和政府的负担。而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国损失了8千亿人民币,保险行业只赔付了不到80亿,只有1%的水平,现在这个数值上升到了10%,但是全球平均水平是30%,还有巨大成长空间。 

在健康医疗险方面,保险业监管部门为行业绘制的蓝图是,在2025年健康医疗保险达到2万亿人民币规模,而2020年这个规模在8千亿左右,即还有3倍增长空间。“我的预期是到2025年完全不止2万亿,至少可以增加4倍。”陈东辉老师说。 

在养老保险方面,养老有三大支柱:政府社保,企业年金和商业养老,但是中国现在几乎完全靠政府社保这一个支柱,企业年金在发育早期,商业养老则是近乎一片空白。而全球平均水平是商业养老保险占整体养老保险的26%左右,三大支柱能够各占1/3是最理想的结构。现在中国人口老龄化现象正在加剧,这对于养老保险行业来说既是巨大的增长空间,也是严峻的挑战。 

中国保险行业的两大推动因素和五波浪潮

中国保险行业有宏观政策和科技创新两大推动因素。中国的保险行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宏观经济政策,尤其是监管政策。而“十四五”规划将给中国保险业带来巨大机遇,说明政府对于应用保险机制解决社会治理问题,解决创新金融安全的意识正在加强。 

科技创新也会给保险行业带来极大助力。比如平安车险的闪赔技术,出了事故后客户只需拿手机拍照片上传,后台会通过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完成定损和赔付。 

中国保险行业的发展可以分为五波浪潮。第一波浪潮已经过去了,是车险;我们现在正处于第二波浪潮——健康医疗险,健康医疗保险正在以30%-40%的速度高速增长;第三波浪潮是商业养老保险和人寿保险,大家解决完医疗后,自然开始担心退休和财富传承的问题;第四波是商业责任险;第五波是自然灾害险,用来保护已经积累的财富,比如房子。

在讲座的最后,陈东辉老师耐心的回答了同学们有关国家政策对保险行业发展的影响、健康险增长来源、现有保险消费模式、保险行业创业方向等问题,并且给同学们一些关于在保险行业发展的中肯建议:“我在保险行业里遇到过来自各种专业的同学,我从数学系毕业后,当时想着做投资、金融工程等等,但是误打误撞进入保险行业,并且赶上了行业发展阶段。我认为未来5-10年整个保险行业都会有不错的发展。” 

Q&A

同学:您如何看待不同国家社保、医保制度对本国商业保险行业的影响?

陈东辉:不同经济体的制度设计确实会影响商业保险行业。比如澳大利亚是高福利国家,政府提供的社保非常充足且均衡,所以寿险在澳大利亚几乎没有存在必要。但是美国政府承担的社保就很有限,所以美国人都习惯于用商业寿险解决养老、财富传承等问题。具体到中国,我认为长期来看政府无法承担这么高比重的医疗、养老支出,未来肯定会需要市场起补充作用。 

同学:您如何看待部分保险业务员社会评价不高的现象?现有的保险消费模式是否阻碍了中国保险行业发展?

陈东辉:这个正是保险行业面临的转型问题,原来通过大规模低端保险销售人员铺天盖地销售保单的人海战术已经走到头了,因为消费者接受不了,也没有那么多销售人员。所以现在必须营销渠道多元化,比如说面对富裕人群,可以走个人营销,做个人财务规划师、理财顾问等,给他们提供综合财务规划建议;而对于大众市场,则可以通过银行、互联网等不同渠道分销不同产品。